<dd id="b07ck"><pre id="b07ck"></pre></dd>

    <dd id="b07ck"></dd>
    <legend id="b07ck"></legend>

  • <button id="b07ck"><object id="b07ck"></object></button>

    明朝歷史百科

    廣告

    顧炎武是否說過“國家興亡,匹夫有責”?

    2011-11-06 10:53:06 本文行家:鄭直_用心溝通

    顧炎武“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的成語,幾乎是婦孺皆知。許多人在不同場合不同時期都聆聽或接受過類似教育。但若問其源自何人,知者不多;再問其本意何為,知之者更少。可以說,筆者對明朝思想家顧炎武的初始了解,就是源于教科書對顧炎武的一些介紹。近段時間,隨著自己對明朝歷史的學習、探討和體會,顧炎武再次引起了我研究的興趣。“國家興亡,匹夫有責”是顧炎武的原話嗎?他是怎么樣實踐其“匹夫有責”的呢?這是我今天探討的

     

    顧炎武顧炎武


       “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的成語,幾乎是婦孺皆知。許多人在不同場合不同時期都聆聽或接受過類似教育。但若問其源自何人,知者不多;再問其本意何為,知之者更少。

        可以說,筆者對明朝思想家顧炎武的初始了解,就是源于教科書對顧炎武的一些介紹。近段時間,隨著自己對明朝歷史的學習、探討和體會,顧炎武再次引起了我研究的興趣。

        “國家興亡,匹夫有責”是顧炎武的原話嗎?他是怎么樣實踐其“匹夫有責”的呢?這是我今天探討的主要內容。

        長期以來,似乎有一種流行說法,“國家興亡,匹夫有責”就是源自顧炎武之口。其實不然。據史料顯示,顧炎武說的是“天下興亡,匹夫有責”,而不是“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雖說僅是兩字之差,意義卻大不相同。

        顧炎武先生在他的《日知錄》卷十三《正始》條說:“亡國與亡天下奚辨?曰:易姓改號,謂之亡國;仁義充塞,而至于率獸食人,人將相食,謂之亡天下。……是故知保天下,然后知保其國,保國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謀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賤。與有責焉耳矣。”簡單概括其意就是:“國家興亡,肉食者謀之;天下興亡,匹夫有責。”

        我們不難看出,在顧先生眼里,“亡國”與“亡天下”是不同的概念與范疇。所謂“亡國”,是指改朝換代;所謂“亡天下”,是說社會道德之淪亡。故他認為江山易幟,是統治階級的事情,而道德淪亡,則關系到每一個人,人人有責,只有知道“保天下”,即人人均具有高尚的道德情操,方能懂得保衛國家。據此區分原則,后人將顧先生這番話槪括為“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顯然其語境語義已不完全是原意,是屬于一種錯解誤解。

        一般講,“國家”與“天下”在大多數情況下,是同義。但在有些時候,意義則不相同,甚至很相左。筆者私以為,當建立與維護一個順應時代潮流、符合廣大民意的國家時,“國家”與“天下”就是一致的,相同的。如“國家興亡,匹夫有責”流傳最廣的抗日戰爭時期,那時國家民族正面臨生死存亡的巨大危機,這個口號確實深入人心,而且覆蓋到每一個人,激勵著每個人為之奮斗。此時“天下”和“國家”是合而為一的,也就是說在精神上的愛國主義、民族氣節與現實的保衛主權和領土安全是一致的。

        但我們不能不承認,在封建專制統治下,“國家”是由帝王說了算,“匹夫”對國事政事既無知情權,又無參與權,如何能負起責任?責與權應該是相對應的、相等于的,沒有“權”,何來“責”?如顧炎武所處的時代就是如此。所以顧炎武才會說,國事只能由在位的“肉食者謀之”,“匹夫”是無法負責的。至于道義上的擔當,那就是他所說的“天下”范疇了,為捍衛自己認定的真理或道義原則不惜拋頭顱、灑熱血,中外史籍都不乏例證。

        我想,只有這樣理解顧炎武的“天下興亡,匹夫有責”,才能較好地感受他“至死不食清祿”的行為。說到這,我們不能不先了解顧炎武的基本概況。

        顧炎武(1613--1682)漢族,原名絳,字忠清。明亡后改名炎武,字寧人,亦自署蔣山傭。尊稱為亭林先生。江蘇昆山人。明末清初著名的思想家、史學家、語言學家。曾參加抗清斗爭,后來致力于學術研究。晚年側重經學的考證,考訂古音,分古韻為10部。著有《日知錄》、《音學五書》等,他是清代古韻學的開山祖,成果累累。

        顧炎武出身于江東望族,明末家道中落。他14歲取得諸生資格后,便與同里摯友歸莊共入復社。自27歲起,斷然棄絕科舉帖括之學,遍覽歷代史乘、郡縣志書,以及文集、章奏之類,輯錄其中有關農田、水利、礦產、交通等記載,兼以地理沿革的材料,開始撰述《天下郡國利病書》和《肇域志》。

        不久,明亡,顧炎武與歸莊等人以匡復故明為志,在南明政權下兩次參加武裝抗清斗爭并決意不與清廷合作。康熙十七年(1678年),清廷特開博學鴻詞科,征舉海內鴻儒,許多江南名士都屈膝應征,顧炎武也被同鄉葉方靄等人聯合舉薦,但遭到他嚴辭拒絕。第二年葉方靄又以《明史》館總裁的身份向他發出修書聘請,他更是誓死不從,并在回信中鄭重聲明:“七十老翁何所求?正欠一死!若必相逼,則以身殉之矣!”顧炎武就這樣,不與清朝的名公巨卿有所交往,即使與自己的親外甥、時任清政丶府高官的徐乾學弟兄,也很少走動。有一次,徐乾學堅邀舅舅到家中做客,他無奈去了,但拒絕飲宴,以示不食清祿。后來徐乾學兄弟在江南替他買田置地,多次請他回故鄉養老,顧炎武始終沒有答應。

        顧炎武何以會終身為反清復明事業奮斗奔波,誓死不吃清祿呢?這與國破家亡的經歷和他一直受到的良好教育有著密切關系。當他看到,“昆山城陷,死難者四萬余人,顧炎武的生母何氏被清兵砍去右臂,兩個弟弟遭殺害,好友吳其沆也被捕蒙難時,他暗下決心,絕不與清廷為伍。當顧炎武奉嗣母王氏避兵于常熟,王氏聞城陷,絕食十五天死節,臨終時給顧炎武留下遺言:‘我雖婦人,身受國恩,與國俱亡,義也。汝無為異國臣子,無負世世國恩,無忘先祖遺訓,則吾可以瞑于地下。’”顧炎武更是決意與清朝勢不兩立。

        就此我們能看出,顧炎武理解的“國家”與“天下”概念完全不同。此時,清朝早已建立,若說“國家”,非清朝莫屬;而“天下”則是他眼中的大義與民生。

        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正月,七十歲的顧炎武病逝于遠離故鄉蘇州數千里之外的山西高原上。作為“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的倡導者和實踐者,他永遠值得后人學習和景仰。

        文章最后,我們再看看管仲提出的著名“四維”說:“禮義廉恥,國之四維。四維不張,國之將亡。” 套用今天的話講,就是禮、義、廉、恥四種道德是治國安邦的四個綱,只有抓住了這些綱,才能“綱舉目張”;否則就可能跌入國亡業毀的境地。想到當今我們社會里,真實存在著經濟攀升、道德滑落日漸顯現的情況,雖還遠不至于到危及國家興旺的時刻,但如何建立和修復適應新時代需要的道德、大力加強托舉向善向上的力量,已成為今天我們今天必須面對的嚴峻考驗。

        因此,切實領悟顧炎武的“天下興亡,匹夫有責”概念的真諦,努力從我做起,做個有道德的人,肩負起挽救“亡天下”之重責,才能建設一個既國強民富,又物質文明精神文明俱佳的燦爛社會。

    分享:
    標簽: 顧炎武 天下興亡 匹夫有責 分析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圖片)系由網友上傳,如果涉嫌侵權,請與客服聯系,我們將按照法律之相關規定及時進行處理。涉及醫學、法律、投資理財等專業領域,建議您對內容評估后咨詢相關專業人士。如需轉載,請注明來源于www.baike.com
    廣告

    分類

    我要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