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b07ck"><pre id="b07ck"></pre></dd>

    <dd id="b07ck"></dd>
    <legend id="b07ck"></legend>

  • <button id="b07ck"><object id="b07ck"></object></button>

    明朝歷史百科

    廣告

    明朝為何未能令中國稱霸世界?

    2011-12-07 22:49:33 本文行家:鄭直_用心溝通

    鄭和確實制造了歷史,卻沒有改變歷史,因為他的遠征所造成的影響,完全取決于明朝是否有推行海洋發展的意愿,這是無可爭辯的事實。

    鄭和下西洋鄭和下西洋


        這是個嚴肅的話題,也是個敏感的話題。平心而論,筆者沒有想獨霸天下的野心,只是在探討明朝歷史時,看到當時錯失良機,甚是可惜。

        紐約時報特派員紀思道早年曾遠渡重洋,跟隨明朝太監鄭和下西洋的足跡,談論明朝鄭和七下南洋為何中國以至東方世界未能雄霸全球的問題。他在文章中指出:“過去幾千年來,主宰這個世界的似乎應該是中國人或印度人,而不是白種人。澳洲和美洲大陸的移民也應該是中國人,不應輪到英國人。這種東西方勢力顛倒的原因,使我感到困惑。”

        “明朝中國世界最強十三年來,我大部分時間住在亞洲,并試圖找出原因。我一直認為歷史的轉捩點是十三世紀初期,亦即中國明朝的鄭和率領一支龐大艦隊從中國出發,以征服整個世界。從一四○五至一四三三年間,鄭和七次率艦隊出洋,這是當時全世界最強大的艦隊,而一直到五百年後,即第一次世界大戰,西方的艦隊才差堪比擬。鄭和的艦隊擁有三百艘船只,二萬八千名兵士,最大的一艘軍艦長達四百。而哥倫布於一四九二年發現新大陸時,只有三艘船只和九十名船員,最大的船也只不過八十五長。除此之外,鄭和艦隊的航海設備又很先進,如船舵和防浪船舷等都是當時的前沿設計,而這些先進航海設備要三百五十年後才傳入西方。這表示東方在古代一度遠遠超越西方。”

        “事實上,除了羅馬帝國時期,中國一直是世界上富裕和文明的泱泱大國,有人口密集的國際大都市,幾千年來歐洲任何地方都難於匹敵。比方說,十二世紀的杭州就是人口超過百萬的大城市,而根據歷史資料,早在公元七世紀廣州就有二十萬外國居民:阿拉伯人波斯人馬來人印度人非洲人和土耳其人。相較之下,十三世紀歐洲最大的城市應數巴黎,人口也只不過十萬多一點。鄭和的艦隊比哥倫布還早半個世紀抵達東非,并從阿拉伯商人處聽聞歐洲。其實中國的船艦可輕易駛過非洲南端的好望角,直接與歐洲通商。”

        是啊,明朝時期的中國,可以說是世界最為強盛的國家之一。有資料顯示,在鄭和所處的時代,中國和印度的國民生產總值占了全世界的一半。即使到了1820年的清朝時,中國的國民生產總值也占全球經濟的29%,印度則占16%。

        可見,明朝無疑是最具稱霸世界的政治勢力和良好環境。一是國家強大,經濟富有;二是人口眾多,人才濟濟;三是科技領先,技術發達。按說,此時此刻,正是大力展現勢力、擴大影響、乘勢而上、奪取巔峰的有利機遇,為何會反而滑向平庸直至落后呢?很值得深思反思。

        若要總結教訓,我們綜合分析明朝歷史,不難發現個中原委,主要體現在如下幾個方面:

        其一,政府缺乏野心。

        在漫長的中國封建社會里,儒家思想一度統帥全局,凡事講求社會等級分明。許多時候,統治者重文輕武、重政輕商。在明朝時期,士農工商四種職業中,商人位居末席。加上多年來,孔孟之道深入人心。譬如,孔子的“父母在不遠游”、“唯小人重利”等觀念潛移默化起作用。相對地,歐洲則是貪魘不足。十五世紀葡萄牙為首,引進發現新機會時代,渴望將本求利,船隊乘風破浪到非洲東岸,繞過好望角到亞洲,主因他們想搜購珍貴商品香料。麥哲倫的水手們曾以成本一萬倍的價錢,出售了二十六噸的整船丁香。

        其二,自滿文化使然。

        在明朝時期,中國文化的顯著特征是,凡事反求諸己死守舊的理念與方式、尊重權威懷疑新觀念。中國人常常稱自己的國家是“中央之國”,就是以為外國蠻人都不足取。只要是皇帝老兒在京城一聲號令,舉國上下包括各附屬國都能俯首稱臣,都能朝拜進貢,就不禁洋洋得意起來,哪里還要什么進取心?即便是今天,小富即安、不思進取的仍大有人在,就是很好的證明。

        其三,屯邊政策誤導。

        一般說,中外學者大都根據世界民族分為“海洋型”和“大陸型”,而將中國列為“大陸型”民族。中國歷朝的統治者從來都認為這個國家的發展方向是大陸,因而不曾間斷過囤邊;同時,中國歷朝統治者又認為對這個國家的威脅也來自大陸,因而修起了綿延起伏的城墻。

        換句話說,古代中國人在大腦深處,從來就沒有“海疆”意識。性能優良的大船幾乎沒有出過“稗海”----戰國時的陰陽家將內海稱為“稗海”,而將廣闊的大洋稱為“大瀛海”。鄭和下西洋當屬中國歷史上最大規模的駛向世界的遠航。只是這種遠航,既沒有地理發現的愿望,也沒有海外征服的任務,更沒有為中國商品打開市場的打算。龐大的船隊雖然滿載著“中華物產”,但無不是中國皇帝對沿途各國的賜品,其遠航的最大目的是展示中國皇帝的威儀,以使四方“蠻夷”領略、臣服中國皇帝的強大與慷慨——“振綱常以布中外,敷文德以及四方。”這樣一種只有邊防、沒有海防的理念,也使得明朝鄭和七下西洋的作用大打折扣。

        可以說,鄭和七次下西洋,驚濤駭浪,死傷無數,花費巨大,每一次歸來最直接的結果是給皇帝帶來滿船“無名寶物”----從大象到觀音竹。這些“異邦貢物”的最直接的作用,僅是讓皇帝觀賞之后更加認定自己的國度是“天下”的中心。由此,明臣自然會對鄭和遠航的實際意義產生懷疑:“三寶太監下西洋,費錢糧數千萬,軍民死且萬計。縱得奇寶回,于國家何益?”

        其四,官場內斗嚴重。

        明朝時期無疑是官場內斗極為激烈的年代。不僅皇帝要為捍衛皇權地位而斗,文官與武官為了權力斗,就連儒家傳統官吏與宦官奸臣為了利益也斗。許多時候,好事壞事在不同集團不同階層的不同人看法與評價是不同的,導致思想混亂、道德失衡。一方面,鄭和七下西洋舉世矚目,影響深遠,另一方面卻國內知者甚少,支持呼聲難見。

        有外國學者認為,正當鄭和的浩浩蕩蕩駛過印度洋,明朝正出現了一場儒家官吏與宦官之間的殊死斗爭。看來這場斗爭是官吏占了上風,從而把中國引向災難性的道路。明成祖永樂帝于1424年駕崩,朝廷政爭連年,結果是官吏在政爭中取得勝利。朝廷停止建造船艦,并限制私人造船業。為了防止回到舊政策,他們盡量銷毀鄭和的航海紀錄,并在新帝的支持下,逐步解散海軍。在1500年時,朝廷禁止民間建船,凡建造雙桅船只者一律被處死,而到1525年,更明令拆毀所有遠洋船只,歷史上最龐大的艦隊在一場不明就的政爭中斷送了。這次重大的歷史走向,把中國引向貧窮失敗和衰弱的道路。

        筆者對此不敢完全茍同。因為中國從此與呼風喚雨的世界影響力擦肩而過,可能不只是單一的宮廷權力斗爭所致。不過,鄭和確實制造了歷史,卻沒有改變歷史,因為他的遠征所造成的影響,完全取決于明朝是否有推行海洋發展的意愿,這是無可爭辯的事實。

        我們今天看到,當1487年葡萄牙水手迪亞士航行至非洲最南端,并將其命名為好望角的時候;當1492年西班牙水手哥倫布在尋找新大陸的航行中發現美洲的時候;當1498年葡萄牙水手達伽馬開辟了歐洲通往印度的航線的時候,明成祖朱棣之后的中國皇帝卻宣布:下西洋為一大“弊政”。為了消除其影響,開始實施“海禁”。朝廷強迫民間海船“悉改為平頭船”,之后更是“片帆寸板不許下海”,往來于海上的一切貿易均被停止,以致“四五千金所造之洋艘,系維朽蠹于斷港荒岸之間,沿海居民,蕭岑索寂,窮困不聊之狀,皆因海禁”。此后,明、清兩朝中國不曾有過任何出海之舉。這最終使早已掌握了制造和駕馭舟楫技術的中國失去了躋身于15~16世紀之交世界地理大發現并隨之成為世界強國的機會,不禁很是惋惜。

        我們今天看到,過去以美英法為首的帝國主義列強,使用堅船利炮打開中國海上大門時,那種耀武揚威、不可一世的嘴臉;尤其是如今美國人仍舊依賴他們的海上優勢,多次侵犯我國家利益危害國家安全時,那種霸權主義、凌強欺弱的行徑,使得筆者更加為中國明朝失去了一個絕佳崛起良機,感嘆不已。

        何時能夠再圓中國的強國富民之夢?我們不能等待,唯有努力拼搏,爭取早日美夢成真。

     

    分享:
    標簽: 明朝 失去 崛起 稱霸 機遇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圖片)系由網友上傳,如果涉嫌侵權,請與客服聯系,我們將按照法律之相關規定及時進行處理。涉及醫學、法律、投資理財等專業領域,建議您對內容評估后咨詢相關專業人士。如需轉載,請注明來源于www.baike.com
    廣告

    分類

    我要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