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fggfk"><tr id="fggfk"><dfn id="fggfk"></dfn></tr></sub>
    <b id="fggfk"><small id="fggfk"><dfn id="fggfk"></dfn></small></b>
    <source id="fggfk"><div id="fggfk"><u id="fggfk"></u></div></source>

    <b id="fggfk"><address id="fggfk"></address></b>
  • <b id="fggfk"><small id="fggfk"><dl id="fggfk"></dl></small></b>
    <i id="fggfk"><sub id="fggfk"><var id="fggfk"></var></sub></i>
      <mark id="fggfk"></mark>
    <input id="fggfk"><big id="fggfk"><i id="fggfk"></i></big></input>

    明朝歷史百科

    廣告

    宋江將扈三娘許配給王英有何目的?

    2011-11-25 22:15:46 本文行家:鄭直_用心溝通

    扈三娘看過《水滸傳》的人可能都有類似的感覺,整部《水滸傳》中,描寫到女性的不多,即便有寫到也基本上都是壞女人,按施耐庵的說法她們大多是“賤人、淫婦、賊婆娘”,如潘金蓮、潘巧云、盧俊義的媳婦賈氏等,恨不得整日介狂蜂浪碟兒圍繞著,一不留神就紅杏出墻的那種。梁山上的三個女人,其中一個孫二娘一個顧大嫂,個個窮兇極惡膀大腰圓,殺人不眨眼,骨子里就好像偽男人似的。好不容易出了一個如花似玉又沒啥污點的一丈青扈三

     

    扈三娘扈三娘

     

        看過《水滸傳》的人可能都有類似的感覺,整部《水滸傳》中,描寫到女性的不多,即便有寫到也基本上都是壞女人,按施耐庵的說法她們大多是“賤人、淫婦、賊婆娘”,如潘金蓮、潘巧云、盧俊義的媳婦賈氏等,恨不得整日介狂蜂浪碟兒圍繞著,一不留神就紅杏出墻的那種。梁山上的三個女人,其中一個孫二娘一個顧大嫂,個個窮兇極惡膀大腰圓,殺人不眨眼,骨子里就好像偽男人似的。好不容易出了一個如花似玉又沒啥污點的一丈青扈三娘,卻被宋江硬生生地許配給王英這能力不行人品不佳的二流男人了,難怪有不少后人在評《水滸傳》說,她是“水滸里最可惜的人”。

        說到這里,我們不禁想問,宋江何以要把扈三娘許配給王英呢?其動機何在、目的何為?也許有朋友會說宋江僅是為了實現他對王英的承諾和對兄弟的愛護,筆者覺得個中并非如此簡單。請允許我粗淺分析一下,看看是否有道理。

        扈三娘原為扈家莊中千金小姐,她的原配對象祝彪年輕勇武,她原本的人生命運,用現代的流行話語來說,就是充滿了玫瑰色。誰知造化弄人,三莊聯防竟會被各個擊破,祝家莊主滿門盡滅,她本人被俘,一門老幼又被李逵兩把板斧殺了個一干二凈,只有哥哥扈成逃脫。身遭如此滅家慘痛,本應對梁山有刻骨仇恨的她,卻在作者筆下心甘情愿歸順了梁山,不僅落草當了“好漢”,還拜了宋江為“義兄”。

        在梁山上,她身為第一女將,不僅武藝高強,使得一對日月雙刀神出鬼沒,更有陣前用繩套捉人的絕技。因而扈三娘十分功勞顯著,在梁山英雄里所有陣前交戰,當場活捉敵將,數字最大的就她,不愧為女英雄稱號。但就這樣一位擁有赫赫戰功的女性,待遇并不高,排座次的時候她居然只是整體排名59位,曾被她陣前活捉的兩位將軍,郝思文第41位,彭玘第43位,分別高她18位和16位,就連其丈夫王英也身居58位高她1位,很是杯具。在這里我們只能說是梁山對扈三娘不公平,也是作者施耐庵對扈三娘不公平,是男尊女卑思想在作祟。

        按一般的規律和習慣來說,女性在擇偶時,是很注意對方人品與能力等素質條件的。王英的情況如何呢:他“原是車家出身,為因半路里見財起意,就勢劫了客人,事發到官,越獄走了”,就此躥入了綠林。王英上清風山做了草寇以后,色心極重。清風山第一次將清風寨的文知寨劉高的老婆拿住后,王英命人抬到自己房中,山寨老大燕順聽了,先是大笑,隨后對宋江說了句“這個兄弟諸般都肯向前,只是有這些毛病”,便丟開不管。從燕順的反應不難推斷,王矮虎如此作為絕非一次兩次,山寨對他“這些毛病”也相當縱容。待到清風山將劉高的老婆第二次捉住后,王矮虎又想淫樂一番,見燕順一刀殺了那女人,竟然要拿刀和山寨老大燕順拼命。以他這種為人處世的態度及對女性的淫樂行為,顯而易見不是什么正派人。即便是王英上了梁山,隨軍攻打祝家莊與扈三娘陣上交手時,他也不由自主地色心蠢動,“初見一丈青,恨不得便捉過來”,打斗時還想不三不四之事,結果只十余回合便被扈三娘陣上活捉。 可見,王英不過是個長相矮小、人品丑陋、行為不堪的粗魯武夫,與扈三娘在相貌、能力、人品等方面都根本不在一個層次上,扈三娘會心甘情愿嫁給他肯定是假話。

        而《水滸傳》寫到這段經過是這般描繪的:宋江當著眾頭領將她許配給王矮虎時,“一丈青見宋江義氣深重,推卻不得,兩口兒只得拜謝了。” 我想此時此刻,王英自然要拜謝宋大哥,平白得了一個美麗能干的媳婦;而扈三娘當時的心可能在滴血,嫁給各方面都不如己的矮腳虎從此一生都難有幸福了。也許,在封建社會里,“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不得不從,而扈三娘親兄不在身邊,只能聽從“義兄”做主了。 此時的扈三娘,不可能是位木偶美人,沒有自己的感情,沒有自己的意志。白天讓宋江驅使上陣打仗,晚上回來面對矮銼子丈夫,是否產生“哀莫大于心死”的感覺呢?實情我們不得而知,卻可以想象得到。

        上面似乎說了不少有些離題的話,還是言歸正傳吧。宋江把扈三娘許配給王英,究其目的而言,筆者認為主要有四:

        其一,宋江為了避嫌。宋江并非不好女色,否則他不會包養閻婆惜,也不會在見李師師時酒后失態。宋江不敢把扈三娘據為己有,是基于兩點考慮:一是他沒有讓女性喜歡的本錢。女人是感性的動物,有時你的權力謀術、你的江湖地位還不如幾句好話、幾分體貼更能獲得其好感。連閻婆惜都不喜歡他,何況扈三娘?二是他需要注意自己的“光輝”形象。在他對三娘求愛遭拒絕后,又怕“霸王硬上弓”有損自己的名聲,畢竟他不同于在女人面前什么也不管不顧的矮腳虎。于是就草草把扈三娘當做私有財產一般處理給了需要籠絡的矮腳虎了。曾有人說,宋江是出于自己得不到的東西必須毀滅掉的心理,故在一氣之下像將潘金蓮配給武大郎的那個員外一樣,將執意不從的三娘送給在梁山中最下作的矮腳虎受用,筆者不敢茍同,推測的東西不能當作事實。

        其二,宋江為了平怨。梁山好漢中盡是光棍,大伙都在盯著這個美女。許給誰都可能傷了和氣,宋江當然不愿意因此引起骨干們互相猜疑造成矛盾。于是乎,不管扈三娘的感受如何,許配給一個大伙公認的超級色鬼,其他人反而心里皆能平衡些。其實,筆者私以為,在梁山好漢中倒是真有一位英雄配得上扈三娘,他就是林沖。林沖為人忠厚老實、能力出眾、儀表堂堂、人品尤佳,何況此時的林沖,妻子已在東京上吊自盡,扈三娘不必做妾,可以光明正大地成為林夫人。可惜的是,宋江有自己的小九九,根本不會合理安排這對絕配婚姻。

        其三,宋江為了權術。說穿了,宋江許配扈三娘一事,也有為了鞏固自己地位的需要。林沖雖然與扈三娘可能是一對佳偶,但宋江不愿意自己手下有更多的真友誼、更多的真愛情,那樣他的老大地位就有可能被削弱被動搖。他只能把美女當成獎品送給愿為自己賣命的親信。在他的幾個親信中,李逵只愛殺人,不親女色;花榮已有娘子,不便再娶;戴宗是個近似出家的人,避色不及;而王矮虎是自己收羅的嫡系,想當年劫囚車救宋江時立下大功,又好色如命,投其所好才是好禮物,能讓他更加死心塌地地效勞。何況梁山和扈三娘畢竟有殺父之仇,送給非宋江嫡系的人,害怕枕邊策反,多了不安定因素,故將三娘送給親信或許還暗含監視她的意味。

        其四,宋江為了“德義”。當年在清風山燕順殺掉王英看上的劉高老婆后,宋江為了安慰矮腳虎王英,說過以后給他許配個好女子。現在扈三娘已成宋江“義妹”,幾乎相當于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境地,宋江自然不肯放過好機會。故而,為承諾的兌現,毅然把扈三娘嫁給了王英。這樣做法,給宋江換來一片喝彩聲,梁山上“都稱頌宋公明真乃有德有義之士。”可嘆的是,明明是扈三娘被逼不得已成婚,卻說得好像是宋江做了一件積德大好事一樣。其實,我們不難看出,宋公明的所謂“德義”,只不過是不把女人當人看,粗暴踐踏女性自由和權利罷了。封建社會的女性地位之低,可見一斑。

        扈三娘在表面看來,兩軍陣前威風凜凜,好不英姿颯爽,可誰知其內心深處、其感情世界里埋藏著多少痛苦與悲哀?扈三娘的婚姻悲劇,既是宋江一手操辦的結果,更是封建時代的杯具。封建社會的政治制度、社會環境,以及道德倫理觀、婚姻家庭觀,對女性的傷害、對女人的約束,實在罄竹難書。

        好在如今時代不同了,社會進步了,女性也早從封建枷鎖中解放出來了,但是否當前社會所有環境場合下、所有地方政策里,都真正做到了男女完全平等,似乎并不能盲目樂觀。看來,保障婦女合法權益、保護女性婚姻自由,仍是一項任重而道遠的事業內容,需要我們每個人都積極努力,共同構建,全面實現。

    分享:
    標簽: 宋江 許配 扈三娘 王英 目的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圖片)系由網友上傳,如果涉嫌侵權,請與客服聯系,我們將按照法律之相關規定及時進行處理。涉及醫學、法律、投資理財等專業領域,建議您對內容評估后咨詢相關專業人士。如需轉載,請注明來源于www.baike.com
    廣告

    分類

    我要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