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fggfk"><tr id="fggfk"><dfn id="fggfk"></dfn></tr></sub>
    <b id="fggfk"><small id="fggfk"><dfn id="fggfk"></dfn></small></b>
    <source id="fggfk"><div id="fggfk"><u id="fggfk"></u></div></source>

    <b id="fggfk"><address id="fggfk"></address></b>
  • <b id="fggfk"><small id="fggfk"><dl id="fggfk"></dl></small></b>
    <i id="fggfk"><sub id="fggfk"><var id="fggfk"></var></sub></i>
      <mark id="fggfk"></mark>
    <input id="fggfk"><big id="fggfk"><i id="fggfk"></i></big></input>

    明朝歷史百科

    廣告

    《水滸傳》林沖忍氣吞聲“忍”出了什么?

    2011-11-25 21:53:04 本文行家:鄭直_用心溝通

    豹子頭林沖林沖,小說《水滸傳》中的主要人物之一,外號豹子頭,東京(現河南開封)人。生性耿直,愛交好漢。武藝高強,慣使丈八蛇矛。林沖從一個安分守己的八十萬禁軍教頭變成落草“強盜”,從溫暖的小康之家走上梁山聚義廳,走過了一條艱苦險惡的人生道路。梁山泊英雄排座次時,為山寨馬軍五虎將中排名第二,鎮守正西旱寨。林沖武藝高強,打了許多勝仗。受招安后,隨宋江、盧俊義征討遼國、田虎、王慶。打方臘后,在杭州染了風癱

     

    豹子頭林沖豹子頭林沖

     

        林沖,小說《水滸傳》中的主要人物之一,外號豹子頭,東京(現河南開封)人。生性耿直,愛交好漢。武藝高強,慣使丈八蛇矛。林沖從一個安分守己的八十萬禁軍教頭變成落草“強盜”,從溫暖的小康之家走上梁山聚義廳,走過了一條艱苦險惡的人生道路。梁山泊英雄排座次時,為山寨馬軍五虎將中排名第二,鎮守正西旱寨。林沖武藝高強,打了許多勝仗。受招安后,隨宋江、盧俊義征討遼國、田虎、王慶。打方臘后,在杭州染了風癱,不能痊愈,被迫留在六和寺養病,由武松照顧,半年后病故。追封忠武郎。

        從《水滸傳》的林沖人生軌跡,我們不難看出,他原為東京八十萬禁軍教頭,武藝高強。因他妻子張氏貞娘長得漂亮,被高俅兒子高衙內調戲;又因高衙內的獸欲無法滿足,林沖被高俅設計誤入白虎堂,蒙冤刺配滄州;在發配滄州途中,幸虧魯智深在野豬林相救,才保住性命;派往滄州牢城看守天王堂草料場時,再遭高俅心腹陸謙放火暗算。林沖一忍再忍直到忍無可忍方才不得已殺陸謙,冒風雪夜投梁山。起初,他在梁山義軍里,一直得不到白衣秀士王倫重用。不久,晁蓋吳用等智取生辰綱后來到梁山,王倫不肯收留,林沖一怒殺王倫,把晁蓋推上梁山泊首領之位,屢建戰功。后來,晁蓋死宋江即位,林沖隨宋江在梁山聚義,開始了他真正反抗封建朝廷與黑暗勢力之路。有人對此曾評價說,林沖是《水滸傳》中唯一一個嚴格意義上被逼上梁山的人物,筆者很是有同感。畢竟其他人上梁山,并沒有林沖這般曲折和多難。

        我們分析林沖,可以發現他最為明顯的性格特點是能忍,遇事忍為先,凡事忍在前,不僅忍氣吞聲,也能忍辱負重。想那林沖在《水滸傳》中是個正面人物,響當當的英雄。一般來講,幾乎多數作者在寫此類人物時,都會熱烈地歌頌、積極地刻畫,致力于樹立形象,不說個個都求“高大全”,起碼也不能畏畏縮縮、毫無骨氣膽魄。可在施耐庵筆下,林沖一出場就先寫他性格里邊的弱點、不好的一面,即很能忍,忍氣吞聲,忍辱負重,真的不同反響。

        作者如此刻畫林沖的形象,本意是什么我們無法得知,但就其寫作手法看,很是大手筆,與眾不同。他透過對林沖一味的“忍受”,卻受到一直的“欺辱”,直到最后“忍無可忍”方才報仇雪恨、揚眉吐氣的漸進變化,說明“退一步海闊天空”的至理名言,未必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理。時代不同、社會不同、環境不同,未必忍氣吞聲就能換來祥和平安,有時忍無可忍無需再忍才是英雄氣概、豪杰所為。

        我們先看看林沖都“忍”了什么?

        見調戲妻子之人是上司,為首忍。一個普通男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妻子被人家調戲,已經是奇恥大辱,不堪忍受,何況身為八十萬禁軍教頭的林沖,所以他非常氣憤地去找這人算賬。但“當時林沖扳將過來,扳著他的肩胛,卻認得是本官高衙內,先自手軟了”。這“先自手軟了”五個字,不是簡單的一般人物動作神態的描寫,而是一下子就挖掘到人的內心世界。小說寫林沖“怒氣未消,一雙眼睜著瞅那高衙內”。卻是敢怒而不敢言、敢恨而不敢打,他只能忍下了這口氣。

        說到這里,我們不妨拿林沖與魯智深比較一下:魯智深行俠仗義,敢于不給任何貪官污吏面子。所以,魯智深會說:“你卻怕他本官太尉,灑家怕他甚?”“俺若撞見那撮鳥時,且教他吃灑家三百禪杖去了”。林沖和魯智深,一個是忍辱怕事,一個是疾惡如仇;一個是自己的親人受侮辱、受欺負不敢反抗;一個是看見自己的朋友受壓迫、受打擊就不能忍受,這兩個人的性格形成鮮明的對比。這也是《水滸傳》寫作上的高明之處。

        知妻子被騙至高衙內家,是再忍。當故事情節發展到,高衙內收買了陸謙,讓陸謙把林沖的妻子騙到他家里樓上。林沖得知后,“拿了一把解腕尖刀”,“徑直奔到樊樓,前去找陸虞侯”。我們需要注意的是,此時此刻林沖拿起解腕尖刀不是去找高衙內,而是去找陸謙。也就說,林沖雖然已經開始反抗,但他反抗的程度和范圍有限。本應該找高衙內“評理”的,卻只是找陸謙“算賬”。細細品味,此處大概有兩層涵義。一是林沖還有些怕高衙內(因為高俅的權力地位,不是可以輕易去撼動的),不敢惹他。故在林沖心底想法是“權且饒他這一次”。只不過這已是第二次了,林沖還是忍了。二是刻畫林沖重義。陸謙身為林沖的結義兄弟,卻背信棄義,出賣朋友,此類人林沖是最痛恨的,故先找他算賬,其他的以后再說。

        此番描寫,把林沖想茍安、想再忍,但不能茍安、又難再忍的心理活動,刻畫的栩栩如生,入木三分。

        發配滄州前先休妻,是三忍。林沖中計誤入白虎堂而被蒙冤發配滄州時,臨走之前寫了一封休書給貞娘。應當說小說這段寫得很精彩,既刻畫了林沖的善良----寫休書,是他在替妻子考慮,畢竟一個帶罪之身,再也無法給妻子幸福,就應該還她以自由,讓她有機會脫離苦海,選擇新生活;也描寫了林沖的天真幼稚----高衙內看中的美女,豈會因沒有了婚姻的牽絆,而放棄其獵艷的初衷?有了休書,只能讓這個禽獸更加肆無忌憚罷了。作者的此般寫法想來用意很深,會使讀者在感受林沖善良的同時,更加激起對罪惡勢力的憎恨。就這個目的看,此“忍”無疑是一種成功寫法。

        發配途中受差人殘害,是四忍。小說寫林沖在刺配滄州途中,這樣寫道:押監他的兩個差人董超、薛霸,一路上虐待他,用燙水逼他洗腳,看得連讀者都不能忍了,而林沖卻還是一忍再忍,直到走入野豬林,即董超、薛霸受高俅父子之托打算要殺林沖的地方時,林沖仍一點都沒想到可能會遇險(武松到飛云浦就已想到差人要殺他),面對差人綁他,林沖竟說“你要捆就捆吧”。換作其他人,無論魯智深、還是李逵,在這種情景下早已警覺,絕不會這樣說這樣做。后來,魯智深救下了林沖,要殺兩個企圖害人的公差,林沖卻極力阻擋。

        說明這時的林沖還在忍,不想反抗。為何?這與林沖的身份定位和社會環境有關。作為東京八十萬禁軍教頭,無疑是上流社會,本應活得很好,可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厄運來到他的頭上。高衙內看上他的妻子后,先是攔路調戲、百般誘奸,再是栽贓陷害、發配充軍、途中謀害等,一連串的打擊,都傾瀉到他頭上。一開始林沖沒有反抗,他不愿跟上司鬧翻,更不想背叛朝廷,一味地退讓、委曲求全,總想尋找一個避難所,繼續過他教頭平靜的生活。殘酷的現實,來得太快太猛,即便到了此刻,林沖似乎還沒有徹底從夢中醒來。

        滄州牢營看草料被設計謀害,終于忍無可忍亮劍。林沖到滄州牢營不久,他從李小二口中得知來幾個“尷尬人”,于是買了一把解腕尖刀,街上尋了幾日不著,“心下且自慢了”,又“忍”過去。其實,滄州牢營安排他到草料場,本身就個陰謀,林沖卻渾然不知,還打算“待天晴到城中換個泥水匠修補”,“神明庇佑,改日來燒紙錢”。就在林沖以為官家給了他一個好差事,到那兒能過得比較安穩。結果,火燒草料場,他在山神廟里面聽見陸謙三個人說話,要把林沖的骨頭揀回去到高俅那兒去領賞時,林沖才猛地恍然大悟,滿腔怒火爆發,打開山神廟門趕出去把幾個奸人殺了,然后造反上山,由此實現了徹底地轉變。

        縱觀林沖從忍到不忍的轉變過程,實際上是對封建統治者從盲目跟從到徹底決裂的過程,是對黑暗社會、罪惡勢力從忍氣吞聲放任寬容到“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過程。這一切都為說明一個道理:面對黑暗不斗爭,迎不來光明;面對罪惡不反抗,換不來正義。忍氣吞聲有時就是寬容犯罪;忍辱負重有時也未必如愿以償。

        今天,我們探討林沖的故事,并不是號召人們動不動就“以牙還牙”、“以暴制暴”,而是想說忍氣吞聲、忍辱負重是有條件的,是需與時代、社會、環境相適應的。比如,在國家關系上,幻想獨霸全球的美國,到處找茬欺負正在逐漸富強的我們,何時需要韜光養晦,何時需要不必再忍,值得研究;再如,對某些國家法律禁止卻現實中不時存在的丑惡丑陋現象,何時需要打擊,何時需要鏟除,值得考量。?

        有道是,退一步天空海闊,讓三分心平氣和。這是指人民內部矛盾的處理方法和把握原則,并不適用于所有事務和環境。林沖的忍氣吞聲,客觀反映了他茍安求存、怯于反抗的性格缺陷;林沖的忍無可忍,又表現了他豪爽耿直、正義思想的積極一面。我們是否能夠從林沖的人生原則和性格特點,找出今天仍需要警惕警覺的東西?不妨多思考多研究,定有益處。

     

    分享:
    標簽: 豹子頭 林沖 忍氣吞聲 結局 分析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圖片)系由網友上傳,如果涉嫌侵權,請與客服聯系,我們將按照法律之相關規定及時進行處理。涉及醫學、法律、投資理財等專業領域,建議您對內容評估后咨詢相關專業人士。如需轉載,請注明來源于www.baike.com
    廣告

    分類

    我要射